2020年10月:“今日头条起诉今日油条”,“傍大牌”终会碰上司法铁壁

    触碰了法律的红线,舍弃了商业道德,任何“网红”都会是昙花一现

    2020年10月:酸汤子中毒致多人死亡,对传统食物要有科学认识

    需要有一个系统的工程,从科学原理上阐明其毒性,再进行科学传播,最好有更安全健康的食品来替代

    2020年9月:“买房补贴”中止发放,别以扶贫之名设陷阱

    以扶贫之名,行牟利之实,损害的是扶贫工作在群众心目中的公信力。

    2020年9月:安全事故频发,能否给网红景区提个醒

    提醒绝不该一次次由生命来完成,它需要被前置,需要在开始运营之初,甚至立项建设之时,就做好足够的安全监测和保障。

    2020年9月:“茶艺照”出圈,包容与底线需要共存

    任何一种年轻文化,到底利弊如何,不妨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里去观察。也就是说,看待这种另类的小圈子亚文化,必要的包容是应该的。

    2020年9月:多等5分钟,这锅咋又甩给消费者了

    平台原本就应该根据日常经验数据,如中午晚间用餐高峰的不同时段、雨雪天气的交通状况等,在原有限定时长基础上,分别增加骑手送餐时长

    2020年9月:App同质严重,智能化别太走火入魔

    即便是App化管理更有效率,也必须留足人力资源,服务好那些不会用智能手机的人群

    2020年8月:贫困户住宅现“豪华家装”,公众质疑不是坏事

    必须承认,如何装修是每个人的权利,但一边拿着拆迁补偿用于“较为豪华的装修”,一边却依然可以享有贫困户待遇,这里面是不是存在扶贫资源的错置,或者说,现实中扶贫资源是应该“锦上添花”还是“雪中送炭”,都是值得正视的。

    2020年8月:新员工不喝酒遭打耳光,职场欺凌何时休

    这种权利的捍卫,不仅需要更多人像当事员工一样勇敢地站出来揭露维权,更需要劳动法等相关法律硬起来,赋予劳动者话语权,改变其弱势者地位

    2020年8月:多管齐下,有力制止餐饮浪费行为

    加强不良消费习惯改变。大力倡导合理、健康的饮食文化,推动餐饮消费习惯从“吃剩有余”“顿顿有余”向“杜绝浪费,够吃就好”转变。

    2020年8月:深圳地铁广告“翻车”,还有多少营销以“博出位”为乐

    广告需要创新,但总有些价值底线是不应该被拿来作“卖点”的,更不应该以博出位为乐,以“打擦边球”乃至恶趣味来换关注和流量。

    2020年8月:TikTok为谁而跳

    TikTok在短时间内走红成为国际流行爆款,又在国际环境的变化中被强制“剪枝”,其实正是经济全球化从曾经的“岁月静好”到现实的云谲波诡的写照

    2020年7月:下药案,是让社交常识进场的时候了

    “杯不离手”“杯随人走”应该成为社交行为习惯。

    2020年7月:民间救援队免费通行是权利而不是“优惠”

    免费通行是民间救援力量履行公共服务时应得的权利,而“先收后退”则更像是一种额外的“优惠”。

    2020年7月:腾讯、老干妈纠纷:越是离奇,越要让真相说话

    对企业来讲,危机应对不能代表真相还原;对司法机关来说,则有必要以公正公开调查厘清原委。事已至此,各方都应多一点坦诚,多一点事实披露。

    2020年6月:保研造假后的“生意经”,环环相扣也要各个击破

    应该从提升现代化治理水平的角度完善招投标相关制,加强相关监督机制,堵住制度漏洞,杜绝腐败滋生。

    2020年6月:保险理赔必须交“回扣”?环卫工不应被如此苛待

    环卫工并非天然就是弱势群体,现实中常常出现合法权益难保障的案例,或和从业者年龄较大,维权意识薄弱、能力不足、通道不畅有关

    2020年6月:“一个月71次视频会议”,文山会海下如何干事创业

    要坚决杜绝形形色色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,持续为基层松绑减负,让干部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抓落实。

    2020年6月:“盲人练字一年才办成离婚”?录音录像设备岂能缺失

    木桶最短的那块木板,决定了木桶中水的容量。而残障人士的办事难易,则决定了一个公共服务部门的服务水准程度。

    2020年5月:“复读改应届”的艺人,有关部门不妨去查查

    无论是无意中暴露的违法违规行为,还是不小心泄露的过往黑历史和灰色利益,都将在公共舆论的强大“气场”下接受审视、质疑和追问,也都应有回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