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  注册 QQQQ 微博微博 微信微信 40068-44123

登录帐号

时事考试网
{KS:Label LabelID="位置导航" Type="Navigation" StartNav="当前位置:" NavTag=" >> " ShowSiteName="1"}{/KS:Label}
站内搜索: 400免费服务专线:4006844123

时事评论

聚焦时事热点 挖掘写作深度

2019年1月:村霸的“独立王国”是怎样建起来的

更新时间:2019/1/2 15:25:59 文章来源:光明日报

时事评论背景


据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报道,湖南一村霸把持支书位置13年,将村子变成个人王国。在这13年里,他拉选票,当“大佬”,他把村子当成“独立王国”;涉及村民切身利益的土地流转收益、村集体拆迁补偿都秘而不宣,侵吞挪用村集体资金,以骗取方式非法占有公共财产,索取他人财物,骗取农业专项补助资金;基本垄断牛角塘村土地流转市场,外人只有通过他才能流转到牛角塘村的土地……目前,牛角塘村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朱拉练被开除党籍,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




时事评论观点

       

  近年来,各地的村霸被曝光了不少,“霸气”“匪气”“江湖气”是他们的共同气质。比如湖南这位村支书,顺利当选牛角塘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后,便开始发展自己的“小圈子”,将罗某等8人收为“徒弟”,并将其中3人安排进村“两委”,自己以“老大”自居,经常聚集手下的“得力干将”吃吃喝喝、出入娱乐场所。此后数次换届选举,朱拉练都安排亲信进入村“两委”,排挤竞争对手,稳稳把持“家长”的位子。

  而村霸的敛财手法也高度相似,在土地流转收益、村集体拆迁补偿等事项中做手脚。该村霸将全村24个组中15个组的1000多亩土地流转至其个人或其控制的鑫明物业、鑫明农庄名下,基本垄断牛角塘村土地流转市场,外人只有通过他才能流转到牛角塘村的土地。其中坑蒙拐骗不少,如朱拉练以村委会的名义找到某果园负责人谭某要收回土地,谭某提出要100万元的补偿,朱拉练却向曾某“要价”160万元,60万元的差价轻松落入朱拉练的口袋。

  “霸”与“蛮”、“骗”与“抢”,是村霸构建起自己“独立王国”的基本路径。这个独立王国,从2005年该村霸当上村支书起到近日落马,已经存在了13年。村霸公然以黑社会面目存在,其手法并非隐秘,其劣迹乡里皆知,“存在13年”这一数字本身,也说明一些问题。落马固然解气,但长期作恶,亦足以发人深省。

  村霸如今已在舆论场上,常被冠以“们”出现,作为一种基层腐败的现象。这一现象的出现,亦引导我们追溯村霸频出的共性原因。村民权利缺位、体制衔接松弛、监督覆盖盲区都在一定程度上浮现于新闻现场背后。尤其是农民土地权利以集体名义呈现,当中倘若缺乏有效监督与民意制衡,就容易赋予村官任意处置土地的权利。这在多起村霸案例均有展现,村官以翻云覆雨之手,利用权力谋取土地收益,再以金钱支撑权力膨胀,循环往复,从小恶积成大患。

  而某些地方基层民主乱象,成为村霸发迹以及盘踞权力的重要一环,梳理案例,贿选、选举暴力、家庭宗族控制、黑恶势力渗透等不一而足。同时延伸出治安案件又难以得到有效治理,村霸横行之处、必是暴力高发之地,在一些基层问题反馈中,相关案件常难以及时有效处理。村,作为社会治理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常面临治理成本陡升、治理局面复杂、治理力量衰减的客观情境。因此在拔除村霸之外,重整基层秩序,更是不少地方的当务之急。

  “扫黑除恶”如劲风一扫,扫灭多少村霸;在疾风之后,改善基层土壤在乡村治理格局中的紧迫性也凸显了出来。

6364567849482560265299565.jpg


年份 考试 经典考题
2018年 国家公务员考试 第4题
2018年 国家公务员考试 第3题
2017年 国家公务员考试 第12题
2017年 国家公务员考试 第17题
2015年 国家公务员考试 第7题
2015年 国家公务员考试 第2题
更多 ...... ......

2018.1—2019.1时事政治试题及答案
申论38篇

时事政治考试网

免费服务专线:400-6844-123 意见反馈:huastong@qq.com

扫描时事一点通官方微信

更多免费资源和课程信息

本站内容禁止转载,请尊重知识产权保护,违者追究法律责任!